注册 登录
杭州网论坛 返回首页

周士荣的个人空间 http://blog.hangzhou.com.cn/?91866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梅树下(小说)

热度 7已有 501 次阅读2017-7-5 11:22

梅树下(小说)

 

在外闯荡了十年,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有了一定实力,金子启今天要回到故乡来发展了。不用说,金子启的老家原来的旧木头房子变成了别墅,那围墙、铁门、大灯笼,好气派。但有一点没有变,就是院子里那棵梅树还在原地。那是金子启与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洪梅两人亲手栽的。当年树干纤细,枝嫩叶疏,如今树干有一个拳头粗了。说来也奇怪,这棵梅开花时,半边是红的,另半边是黄的,引起了左邻右舍的好奇。消息传到方圆几十里人家,来看这棵梅的人络绎不绝,啧啧称奇。有人知道背景的调侃地说,那是金童玉女的化身,一个姓金,梅树左边开的是金黄色,一个姓洪,右边开的是红色,梅树把他俩融合在一棵树上,天意啊!大家一听,哎,有意思有意思,于是,人们的注意力从梅树转到两个年轻人身上。

那一年,两人都参加了高考。金子启几分之差落了榜,洪梅则考取了名牌大学省城医学院。

临近开学,金子启邀洪梅到家里吃饭,算是告别宴吧,洪梅欣然而至。饭后,已是黄昏,月色如水,洒满院子。洪梅走到纤弱的梅树旁,深情地望着金子启说:“这是咱俩种的梅树,以后拜托你照顾它了。”

金子启点点头道:“你放心去,我会的。”

“启哥,那我走了,你明年再考一次吧。”

“再说吧,你在外面自己多保重。”

“嗯,你也是。我去了。”

两人有点依依不舍。金子启目送洪梅走远,直至消失在月色中……

不久,金子启打消了复考的念头外出闯荡了。一去就是十年。吃的苦就不说了,后来在当地承包了大片山林竹林和旱地,创办了园林公司,发展绿色产业,达到了一定规模。他想到故乡还未脱贫,有大片山地,若能利用自己的资金和经验,办一个分公司,既解决村里剩余劳力的出路,为乡亲们增收,也扩展自身品牌的影响,进一步做大做强。决心下了,他火速赶回来。当下,已与村、镇领导洽谈基本成功。因金子启这个项目惠及生态建设、扩大就业、农民增收,很受欢迎,谈判进行得十分顺利,今天签了正式合约,心里真是十二万分的痛快!

黄昏降临,他来到梅树下,打开躺椅,泡了一壶茶,细细品饮,放松连日来的紧张疲惫,任思绪回到青梅竹马的时代。眼前忽然晃动着儿时洪梅活跃的身姿,纯真的笑脸。青梅竹马的情感是毋庸置疑的,它不像男女之情那么冲动激昂,而是尘封在时光的隧道里,他们可以互相淡定,可以多年杳无音信,但那种友情铭刻在心底里,沉淀在血脉中骨子里。如果一旦打开尘封,情感会似两股泉水合二为一。

自从离别后,在十年漫长岁月中,两人很少联系见面。那时电脑手机还没普及,通讯联络主要靠书信。说实话,金子启一直暗恋着洪梅,原想等高考成功后向她表白,结果洪梅考上了名牌大学而自己榜上无名,觉得很自卑,配不上她,硬生生打消了表白的念头。他想出人头地后向洪梅表白。说也奇怪,因为心里装着洪梅,他竟没谈过一次恋爱,三十出头了还是光棍一条。他如此守望着心中一个人,而那个人却一无所知。洪梅因长得秀气,人缘又好,学习成绩在系里是拔尖的,因此不少男生向她投来丘比特之箭。但她固守防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学好本领,将来做一个好医生,直到毕业她感情上还是一张白纸,没有男朋友。她也考虑过启哥,不仅因为两家长辈是战友,而且她了解启哥的为人,可惜这憨子从没表示过,快毕业时给他写过一封含蓄的信,可一直未回复。她沉思着,如果启哥有意,必然会热烈回应,可惜没戏。这让洪梅多少有些失落。后来虽有过联系,过大年回家也碰过面,因来去匆匆,也没时间好好交谈。在金子启看来,洪梅长得越来越漂亮了,漂亮得使他不敢靠近她;而在洪梅看来也许启哥事业做得很大,围绕他的美女如云,哪看得上一个穿白大褂的普通医生,所以见了面寒暄成分居多。就这样互相不可触摸的情感被埋藏心底。

洪梅大学毕业分配在省城第一医院任内科医生,后来与同院的外科医生结了婚。生了个胖小子,一家三口在市区有房,生活安定美满。知道了这一些,金子启好像放下了心事,望着梅树默默祝福洪梅幸福!

忽然,在月光下一个娇倩的身影飘然而至。一声亲切的呼唤:“启哥!”金子启又惊又喜,从躺椅上弹了起来,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啊,洪梅,你怎么来了?我好像在做梦吧!”

“我怎么不能来呀,我惦记着这棵树呢,每次回家都要来看看。知道你回来了,来看看你。”

“谢谢,谢谢!快里边坐。”

“不,我想在树下站一会。”

两人默默地待了一会,如水的月光把树叶的影子投射到两个人身上脸上,天空的星星眨着调皮的眼睛,金子启手扶树干既激动又语塞,十年间没有像今天这样两人默默呆在一起,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感觉到对方的温度……还是洪梅打破了沉寂:“启哥,那一年我给你一封信你收到吗?”

“嗯,收到的。”

“你为甚不回信我呀?”洪梅感到脸有点烫。

“那是我的梦啊,我想回又不敢回。当时事业正处在低谷,在异地他乡连生存都有问题,我哪有资格奢想呢。嗨,我没那份福气哦!”

洪梅轻轻一声叹息:“你呀……

“你过得好吗?”金子启关心地问。

“嗯,挺好的!爱人最近被提拔为外科主任医生,宝宝上幼儿园了。婆婆和我们住一起,管带孙子。公公你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谁啊?”

“这几天同你打交道的汪镇长啊!我知道你的事后,已告诉他我和你是同个村子的发小,请他尽快签约。”

“啊,原来你当了镇长的儿媳妇,恭喜恭喜!”

“别开玩笑,你送上门的好事,碰谁都欢迎。我帮不了你大忙,也不需我拉关系,我就要求公公抓紧点儿,在政策范围内给你多提供点方便而已。”

“怪不得今天立马签字画押,谢了!以后新公司开业你一定要来捧捧场哦!”

“一定一定。启哥,我想问问,嫂子长得啥样的……

“呵呵,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我想也是。下次带回来看看哟!”

“还在天上飞呢!哈哈!”

此刻,屋里传来老妈惊喜的呼叫:“小启,快来看,电视里在放你哩!”

原来是电视台报道金子启与镇政府签约的场面。

2017.2.7

 


路过

鸡蛋
6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联兴老刘 2017-7-5 14:31
赞一个!
回复 周士荣 2017-7-5 15:18
联兴老刘: 赞一个!
谢谢你的赞,开心就好
回复 天堂邮差 2017-7-7 13:59
听到对方的呼吸,感觉到对方的温度……老人家有一颗不老的心呀~~
回复 周士荣 2017-7-10 15:35
天堂邮差: 听到对方的呼吸,感觉到对方的温度……老人家有一颗不老的心呀~~
那是小说塑造的我,并非我本人。这样的感觉,凡恋爱过的人都具备,包括你。是符合小说客观环境的,与本人无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7-11-21 16:16 , Processed in 0.02219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