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杭州网论坛 返回首页

空手人的个人空间 http://blog.hangzhou.com.cn/?6143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仓颉罪过

热度 1已有 66 次阅读2018-5-7 16:55

    仓颉造字当晚鬼神哭泣,鬼神哭泣不祥,果然后世因文字冤魂无数。

    汉文字是大一统中国的凝固剂,可以这么说,假如没有仓颉的汉字,今天的中国恐怕跟欧洲版图差不多(汉字的魔力),驾车一天可以穿越好几个国家。仓颉造字的贡献无疑是巨大的,但因文字造成的灾难也难以承受,这是因为汉文字模棱两可,似是而非,可以这样解释,也可以那样解释,解释的正当性取决于当权人物的情绪,假如当权人物的解读“独特”,文字的狰狞面目立马显现而且十分恐怖。从嬴政震撼(焚书坑儒)到清·康雍乾(文字狱),因文字迫害从未停息过,发生的一幕幕案例使人不寒而栗。文字,本是造福人类社会,却不曾想害人无数。比如:战国年代的韩非就是倒霉的一个,恐怕是最早因文字丢命的文人,韩非写得一手好文章(《五蠱》、《孤愤》、《说难》等,秦始皇十分欣赏),却因此遭李斯(嬴政的高级秘书)诬陷死于非命(李斯与韩非本是同门师兄,李斯嫉妒韩非的才华,担心被取而代之)。韩非是韩国贵族,衣食无忧,生活体面,喜欢文字(著书立传),结果死于文字(一个人爱什么就死在什么上)。以后历朝历代诸如此类事层出不穷,清·康雍乾时期更是无以复加,比如雍正年间浙江桐乡有个叫吕留良的人(桐乡的“留良”乡不知是不是与之有关),因著书内容与当权人物不合,被掘墓开棺挫骨扬灰。当年一些文人卖弄文字,一句“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招来杀身之祸,这本是文人应景雅趣,当权人物做贼心虚,结果被株连九族(不过事实上确有暗讽之意)。

    文字,白纸黑字,一旦被曲解难逃厄运。因此,古时候的文人很懂“不留文字”这个道理,很早就知道“人生识字忧患始”,主张“初记姓名可以休”。问题是文明世界只记得“姓名”是不够的,没有人可以离开文字,文字是我们活着的重要精神工具。遗憾的是,文字给我们带来愉悦的同时也带来了血淋淋的煞气。因此,远离文字,不要识得几个字就想表达,一定记得鬼神哭泣的事,仓颉罪过。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8-5-22 11:55 , Processed in 0.026408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