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杭州网论坛 返回首页

快乐人鲁44幢的个人空间 http://blog.hangzhou.com.cn/?14513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汪曾琪。一个可爱的作家

热度 5已有 521 次阅读2017-7-26 09:11

  汪曾祺,和鲁迅共同承包语文课的作家扛把子!

   外界称他是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

   贾平凹说:他是一文狐,修炼老成精

   老舍说:北京作协有两个人写文章写的好,一个是汪曾祺

   黄永玉:我的画只有他最懂,他在我心里的分量太重,很难下笔

······

   汪曾祺,这个世间少有的可爱老头儿,是唯一能和鲁迅共同承包语文课的作家扛把子。

   如果说,语文课本里鲁迅以数量取胜,那么汪曾祺的魅力便在于他可以用文字让大家淌着哈喇子上完一节课。

    他是书桌前最会吃的,厨房里最会写的

   汪老先生对美食几乎零抵抗,不仅仅他一个人爱吃,还喜欢劝身边的人一起加入食客的队伍中来。 

 有些东西,本来不吃,吃吃也就习惯了。也就是口味这个东西是没有定性的。有些东西,自己尽可不吃,但不要反对旁人吃。不要以为自己不吃的东西,谁吃,就是岂有此理。一个人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

   为此专门写了《汪曾祺谈吃》、《吃食和文学》、《四方饮食》、《故乡的食物》······多篇与直接相关的文章,甚至还总结出各地吃食特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就好像金庸笔下独步武林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汪曾祺用温润的文字摆出了一场舌尖盛宴

  所以金庸有评价说大陆满口噙香中国味的作家,当推汪曾祺和邓梅友,可见他的嗜吃不仅在文学界在武林界也是出了名的

  汪曾祺对这件事抱有经久不衰的热情,他曾在下放到张家口期间给上百种马铃薯画图谱,根茎叶一处不落,画完就将临摹的土豆扔到牛粪火里烤熟吃掉,此后自诩没人比自己吃过更多种马铃薯。

 他还研究过宋朝人的吃喝,自创过一道塞馅回锅油条

作为吃遍大江南北美食的作家,汪曾祺恋恋不忘的依旧是自己家乡的咸鸭蛋,这颗外表不起眼的鸭蛋足以排上他心中的小食榜首!

   汪老专门为它挥笔三千,在《故乡的鸭蛋》中写道高邮的咸鸭蛋,确实是好,我走过的地方不少,所食鸭蛋多矣,但和我家乡的完全不能相比!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乡咸蛋,我实在瞧不上。

  就是这么傲娇直白,即使是皇城根下腌出的咸鸭蛋,在汪曾祺的眼中也就只能被评价说这叫什么咸鸭蛋呢!

 来看一段:

高邮咸蛋的特点是质细而油多。蛋白柔嫩,不似别处的发干、发粉,入口如嚼石灰。油多尤为别处所不及。鸭蛋的吃法,如袁子才所说,带壳切开,是一种,那是席间待客的办法。平常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高邮咸蛋的黄是通红的。苏北有一道名菜,叫做朱砂豆腐,就是用高邮鸭蛋黄炒的豆腐。

  饿的时候根本不能读,跟舌尖上的中国一样,咖爷高中住宿靠着他笔下的卤豆腐干、牛肉、猪头肉、蒲包肉、莼菜、鸡丝面、车鳌瑶柱、飞龙剁泥、鸽蛋清、烧烤果子狸、翅唇参燕、清炖杨妃乳、河豚鱼······生生地挺了过来。

文笔清奇,用词百无禁忌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人间草木》

  汪曾祺把自己的作品定位于写凡人小事的小品,他笔下的一切都是生动的、现实的、自然的,绝不妖艳做作,而至于规则、戒律什么的,谁会在意呢?如果偏偏大道理,那也不会显出汪老的真性情了。

  他骨子里就是这样一个人,喜欢纯真自在,对条条框框的束缚care的很少,所以才会有《受戒》里那个有了爱情,想要娶妻的小和尚;

才会有《大淖记事》里,巧云捧了一碗尿碱汤让十一子喝下去,自己再尝尝的自然举动······

  感情到了,他笔下的人物会做什么你一定就会在书里看到,因为汪曾祺觉得出于感情需要,我迫切的想要将它们写出来就是这么简单。

他笔下有许多和栀子花一样欢脱可爱的人和物:

    1. forget-me-not ——勿忘我,名字很诗意,花实在并不好看。草本,矮棵,几乎是贴地而生的。抽条颇多,一丛一丛的。灰绿色的布做的似的皱皱的叶子。花甚小,附茎而开,颜色正蓝。蓝得很正,就像国画颜色中的三蓝,花里头像这样纯正的蓝色还很少见——一般蓝色的花都带点紫。 

    为什么西方人把这种花叫做 forget-me-not 呢?是不是思念是蓝色的。 

    昆明人不管它什么勿忘我,什么 forget-me-not ,叫它狗屎花 

    这叫西方的诗人知道了,将谓大煞风景。——《花》 

 

    2. 老舍先生一天离不开茶。他到莫斯科开会,苏联人知道中国人爱喝茶,倒是特意给他预备了一个热水壶。可是,他刚沏了一杯茶,还没喝几口,一转脸,服务员就给倒了。老舍先生很愤慨地说:他妈的!他不知道中国人喝茶是一天从早喝到晚的!”——《寻常茶话》

汪老还善写美男,小鲜肉阳光型男都信手拈来:

 

    1. 这十一子是老锡匠的一件心事。因为他太聪明,长得又太好看了。他长得挺拔厮称,肩宽腰细,唇红齿白,浓眉大眼,头戴遮阳草帽,青鞋净袜,全身衣服整齐合体。天热的时候,敞开衣扣,露出扇面也似的胸脯,五寸宽的雪白的板带煞得很紧。走起路来,高抬脚,轻着地,麻溜利索。锡匠里出了这样一个一表人才,真是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老锡匠心里明白:唱小开口的时候,那些挤过来的姑娘媳妇,其实都是来看这位十一郎的。

   “扇面也似的胸脯如此新颖的比喻,带来和南朝描写美人玉体横陈一样的视觉冲击。

 

    2. 接着,这小子,好像遭了掐脖旱的小苗子,一朝得着足量的肥水,嗖嗖地飞长起来,三四年工夫,长成了一个肩阔胸高腰细腿长的,非常匀称挺拔的小伙子。一身肌肉,晒得紫黑紫黑的。照一个当饲养员的王全老汉的说法:像个小马驹子。

小马驹那种肌肉结实,皮毛光亮的英姿,用来比喻英俊男子好生令人倾慕!

汪曾祺文笔的潇洒,很大程度是受到他父亲的影响。

(后院)山顶有两棵龙爪槐,一在东,一在西。西边的一棵是我的读书树。我常常爬上去,在分杈的树干上靠好,带一块带筋的干牛肉或一块榨菜,一边慢慢嚼着,一边看小说。

   “平等不强求是汪父对儿子的态度,在汪曾祺眼中,父亲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会画画,水墨写意,会乐器,笙箫管笛,和他分享祖父的风流韵事,17岁初恋时,会帮着他写情书瞎出主意······

   汪曾祺初中十分爱唱戏,在家中父亲拉胡琴他唱,那时候唱青衣,我的嗓子很好,高亮甜润。之后考入西南联大,他就经常表演昆剧、京剧。

吹笛也是他的爱好之一,但后来放弃了,问之原因,竟是牙齿陆续掉光,撒风漏气。想想就好笑,不过倒是真理。

   汪曾祺高二时抗战爆发,举家多处逃难。

   在寺庙中住过一段时间,随身只带了两本文学书,屠格涅夫《猎人笔记》和沈从文小说选集。他曾回忆第一次看沈从文的小说原来故事可以这样写!

后来他带着恶性疟疾考上了西南联大中文系,成为沈从文的入室弟子,这一经历对汪曾祺之后的文章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曾说:听沈先生的课,要像孔子的学生听孔子讲话一样举一隅而三隅反

   在学校里,王力、杨振声、闻一多、罗常培都十分看重这个文采不斐的新生,闻一多曾赞赏过一篇关于李贺诗作的读书报告:比汪曾祺写得还好而这篇正是汪曾祺帮别人代写的。 

   这个惯于贪得无厌,贪吃,贪喝,贪看,贪玩儿,贪恋人世间的可爱老头,在离世当天,还记挂着要喝一口茶,撒娇让医生同意后,对小女儿说给我来一杯,碧绿!透亮!的龙井!但龙井尚未端来,他就已离世。

   如果他知道自己现在有如此多的汪粉欣赏追捧,会怎样得意?估计也就是他曾在自己书中描述的那样:觉得不错,提刀四立,四顾踌躇,对自己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路过

鸡蛋
5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天堂邮差 2017-7-28 10:14
赞!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杭州网 ( 浙ICP备11041366号-1 )

GMT+8, 2017-9-20 15:40 , Processed in 0.02565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